爱电影: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国宝级歌舞团女星自杀之谜

发表时间:2023-10-12 23:20:55

环球人物2023年10月12日 11:39:480人参与0评论500· 有爱纪伊生前照。“现在的我,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地步。”作者:刘潇9月30日上午7点,日本兵库县宝塚市一座高档公寓楼顶,一名女性纵身一跃,跌落在小区花园里。警方在位于18层的楼顶发现死者的挎包,通过身份证件确认了死者身份。她是日本国宝级艺术团体宝塚歌舞团演员:有爱纪伊。500· 事发后,宝塚歌剧团官网发出演出中止公告。当时,有爱出演的歌舞剧《PAGAD》才刚上演一天。事发后,有爱的粉丝“纷纷杀到”,要宝塚高层拿出解释。宝塚以“演出者身体欠佳”为由,宣布演出延期,不予置评。500· 宝塚大剧场门口张贴停演告示。然而,平平无奇的“身体欠佳”通知背后,深藏着这家百年歌舞团里的可怕内幕。500“榨菜千金”成了新星29日,演出首日,有爱给母亲发送了一条短信:“原本28日晚上就想从楼上跳下来,现在的我,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地步。”500· 29日,自杀前一天,新人公演后的有爱眉眼中透露出痛苦。演出后,有爱就像往常一样回到了公寓里。谁都不会想到,隔天早晨她会纵身一跃。其实在这之前,有爱凭借着坚韧和努力,已成为歌舞团宙组(新人组)头牌,即将在新人公演中一展身手。所谓新人公演,是指让新人出演上级生(学长)演过的剧目,台下观众多为演艺界评论家和上级生,获得他们的点评和认可非常重要,可谓新人正式踏入演艺圈的门票。几年来,有爱的粉丝一直在支持着她,看着她从配角一步一步熬出头,成为宙组头牌。期间,有不少同样前途有望的新星,或受不了严苛的环境,或苦于宝塚内部体制压迫,纷纷离开。有爱离世后,一名粉丝悲伤地评论:“有爱是这么些年唯一一个熬出头的,没想到却发生了这种事。”1998年4月,有爱生于日本京都市。她原名井上奈美,还有个双胞胎妹妹井上茉美。姐妹俩不仅颜值高,还是京都一家140年老字号“近为”的千金。除京都本店外,“近为”还在日本各地开设有多家日式榨菜分店和工厂,并提供价格不菲的京都高级料理服务,是响当当的京都大户。在外人看来,姐妹俩生活优越、前途似锦,令人羡慕。500· 有爱家经营的京都百年老店“近为”(图源:“近为”官网截图)。父亲非常宠爱姐妹俩。姐妹俩进入宝塚后,收入不算高,父亲为二人在宝塚大剧院附近买下一户两卧室高档公寓,阳台上可以俯瞰流经宝塚市的武库川,以及河对面的宝塚大剧院。姐妹俩不需要像其他宝塚成员那样住集体宿舍,通勤只需步行。姊妹情深,邻居经常能看到两人一起出入。500· 姐妹俩居住的高档公寓,总高18层(图源:谷歌地图截图)。在经历了两年的严格培训后,2017年,有爱从宝塚音乐学校毕业,进入宝塚歌舞团,参演小角色。经过5年的努力,有爱已成长为最有前途的新人,担任新人主演,也因此成为粉丝心目中的头号新星。500· 有爱的剧照。500国宝歌舞团的另一面成为宝塚歌舞团的新星,意义非同一般。这要从宝塚歌舞团在日本极高的历史地位说起。1914年,日本阪急企业创始人小林一三在兵库县宝塚市创立宝塚歌舞团。最初,它仅是一个有20名少女的巡回演出团,100多年后发展为拥有400多名成员、4000多名毕业生,在全日本乃至世界享有盛誉的大型舞台表演团体,是世界巡演次数最多的歌舞团。2020年,宝塚歌舞团三大头牌来华演出,在北京和广州两地登台后大受好评。另外,宝塚也培养出了天海佑希、黑木瞳等横跨影视、歌唱界的女星。一些中国歌舞演员也曾在宝塚歌舞团接受过培训。500· 天海佑希。如今,宝塚歌舞团总部位于宝塚市的宝塚大剧场,那里是其最重要的根据地,吸引着大批粉丝前来观剧。另外,歌舞团还在东京开设了东京宝冢剧场。由于宝塚歌舞团名气太大,以至于提到宝塚,人们受先想到的是歌舞团而非宝塚市。500· 粉丝们在宝塚大剧院前蹲点追星,男役(撑伞者)尤其受欢迎。值得一提的是,从创立至今,宝塚歌舞团成员全部为未婚女性,男役(男性角色)也都由女性饰演,担当男役的成员往往长相英气十足,拥有不少女粉丝,比如天海佑希就是男役出身。有爱的双胞胎妹妹井上茉美(艺名一禾蓝)比姐姐早一年入团,由于长相帅气,大多时候出演男役。有爱则出演娘役(女性角色)。500· 有爱纪伊(右)与双胞胎妹妹一禾蓝(左)。正式登台前,团员需在宝塚音乐学校接受严格训练和教育。在日本,有“东之东大(东京大学),西之宝塚”的说法,可见宝塚音乐学校以及宝塚歌舞团的行业地位,但也暗示了宝塚残酷的选评与淘汰机制。500· 宝塚音乐学校学生(图源:宝塚音乐学校官网)。宝塚音乐学校毕业生会被分配到各组,组别有“花、月、雪、星、宙”5组,外加1个“专科”特别组。500· 宝塚歌舞团剧照(图源:宝塚歌舞团官网)。从宝塚音乐学校毕业后,有爱被分配到了以新生代著称的宙组,妹妹则被分配到了专门演出日本传统故事的雪组。500· 淡紫色“宙”字为宙组标识(左下方)。然而,正是这支号称日本国宝级的歌舞团,近年来连爆丑闻,越来越藏不住了。此前,曾陆续曝出团员退团的新闻。根据日本媒体报道,这些被迫离开的演员都曾被霸凌,然而宝塚高层“能量”很大,迅速将相关新闻压下去 。直到有爱离世,日本社会才猛然联想到前不久因丑闻塌房的杰尼斯,开始对宝塚歌舞团这些年的行为进行全盘审视。宝塚歌舞团理事长木场健之对内部霸凌事件一口否定,但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聘请外部律师组成调查小组,以第三方调查组身份介入调查,歌舞团内部人员一律不允许参与。目前,调查组正在问询宙组成员。有爱离世后,家人悲痛万分。近为官网上显示:“10月1日,本店休业一天。”500只能跪着洗澡根据《周刊文春》在今年2月的报道,有爱纪伊曾遭受到天彩峰里霸凌。天彩原名芥田树里,1997年3月出生于宝塚市,在宝塚市浓厚的歌舞氛围中长大,可谓名副其实的土著,优越感很强。小学时候,她观看了宝塚歌舞团名作《凡尔赛的玫瑰》,一见倾心。来自日本国内外的粉丝围绕在头牌周围,送上鲜花、礼品、荣耀,她看在眼里,从此立志要成为宝塚歌舞团头牌。500· 天彩峰里(图源:宝塚歌舞团官网)。在歌舞团内,由于天彩经常出演西洋故事里的人物,大家给她起了个洋气的爱称“朱丽”。宝塚校训:清、正、美。讽刺的是,宝塚歌舞团内部,堪比一部部宫斗剧,每个姑娘都削尖了脑袋往头牌的位置钻,一双双大眼睛盯着同伴的一举一动,谁要是成为新头牌,就会成为全体成员的“关照对象”。身高一米六的天彩,被录取前发现歌舞团近年倾向招募个头高的新人,于是每天花大量时间拉伸四肢,就为了能增加身高。进入歌舞团后,凭借天赋,天彩很快成为宙组中的头牌。然而,2017年有爱登台以来,聚光灯就离开了天彩。同样在宙组的有爱,家庭环境优越,平时打扮时髦,还“夺走”了天彩的宙组头牌位置。作为早4年进入宝塚的天彩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不断找机会打压有爱。一次,天彩以上级生指导下级生烫刘海为由,将加热后的烫发棒摁在有爱额头,造成烫伤。事发后,有爱保持沉默,直到今年2月,才以“A子”身份向媒体透露。不仅如此,各方面都很优秀的有爱,成为了其他上级生们眼中的“不祥物”,经常遭到无端责骂。这种责骂美其名曰“指导”,其实就是揪小辫子,有时甚至会持续到半夜,在社交媒体LINE的群聊中,充满了“把你揍飞!”“快些谢罪!”等暴力言辞。有爱只能以“对不起”“请原谅我”回复,却招来更多劈头盖脸的责骂。有爱被上级生霸凌,同届生也都胆大放肆起来,把嫉妒一股脑泼向她。曾有一名同届生当着所有人面说:“凭什么她能获得头牌位置?太不公平了!”受着夹板气的有爱,在宝塚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但她还不能在公众面前表现出这种痛苦。事发后,一名匿名人士接受日媒采访时透露:“宝塚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纵向圈子,新人不能对前辈提出任何意见,甚至时时刻刻充满着潜规则,比如:‘上级生行动之前,下级生就应察觉,并早一步行动’,礼节既繁琐又苛刻。”日本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宝塚歌舞团内部也沾染了这种习气。虽然都是女生,但不知从何时起,担当男役的女生地位比娘役高,就连在澡堂洗澡都体现出这种尊卑:娘役只能用水盆在澡池子里舀水,跪着冲洗,男役则享有独立冲澡龙头,以及在大澡池子里泡澡的特权。500“绝无霸凌事件”其实,十多年来宝塚歌舞团丑闻不断。早在2008年,宝塚音乐学校就发生过臭名昭著的集体霸凌事件。当年,96届学生开学后不久,宿舍里频繁发生盗窃。学生铃木郁子被全体同学污蔑为小偷,并被学生委员会扣上了“从中学时代就有偷盗癖”的帽子。学生委员会对她采取一系列霸凌手段,比如禁止她使用宿舍洗衣机,必须于每天凌晨5点在卫生间手洗衣物,不定期地对她关禁闭等。事发后,宝塚高层怕事情闹大,不仅没有阻止集体霸凌,反过来不停威胁铃木,称其“神经质”,逼她主动退学。法院介入后,铃木虽然保留学籍,但在毕业后被宝塚高层禁止加入歌舞团。歌舞剧事业被葬送的铃木,5年后无奈进入了色情行业。男役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宝塚男役头牌礼真琴技艺高超,是为数不多的歌舞全才,魅力四射,女粉丝众多,常有观众在观看演出时热泪盈眶。500· 礼真琴。然而,今年8月,礼真琴紧急休演了一个星期,外界议论纷纷。有媒体爆料,优秀的男役能吸引大量女粉丝,不仅场场爆满,连昂贵的周边产品都被一扫而空,是宝塚的“提款机”,于是,宝塚长期过度压榨礼真琴,让其不停演出,身体疲劳程度已到极限。不久前,一名宙组女役受不了上级生霸凌,被迫离开宝塚。但她同样无路可走,最终和前辈铃木一样,沦落至色情行业,令人唏嘘。今年2月,《周刊文春》爆料称,有爱受到霸凌后,宝塚高层继续发扬“沉默是金”的传统,既不开新闻发布会,也没做任何澄清。有网民写道:“团内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高层的表现就像与自己毫无关系一样。”有爱去世再次将宝塚歌舞团推到了风口浪尖,理事长木场健之才不得不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还出现了极具讽刺的一幕。500· 新闻发布会上的木场健之。当时,一名记者质问:“今年2月曝出有爱被上级生烫伤之事后,你们是如何进行内部调查的?”木场回答:“我们与全体学徒进行了一对一面谈。据了解,在我们歌舞团内部,上级生给下级生提供发型建议是常有的事。”然而,据匿名人士向媒体透露,事情曝光后,上级生紧急召开“辨明会”——虽然这听起来像给下级生辨明是非的活动,实际上却是上级生主持的“洗脑会”,让下级生一个个口头复述“绝无霸凌事件”。有爱去世后,歌舞团全体学员再次统一收紧口风。木场则强调:“宝塚歌舞团本来就是个类似学校的组织,集体感很强。学徒们都很年轻,在少子高龄化的日本,她们基本没遇到过身边人去世的事情,有爱去世后,学徒们内心都很难过,心理建设也很难。”对宝塚这种风气,日本《女性周刊》的记者如此评论:“如果下级生在舞台上出了岔子,下台后会遭受严厉的指导,甚至发展成极其恶劣的霸凌。宿舍里没有外人,是一个上级生拥有绝对权力的黑暗房间。下级生常常因为害怕报复,不敢求救。”正是这种可怕的沉默与纵容,才让宝塚成为密不透风的“黑屋”,其中发生的事情,外界也许永远无法知道。有爱的死,能否成为揭发宝塚内幕的序章?日本舆论很关注。 2023年,世界会发生什么?观察者网编辑部设置“2023年15大预测”,每一项预测下都选取了我们专栏作者的观点作为参考,并邀请读者朋友们参与投票。到今年年末,我们会再来盘点......

在线观看下面链接直接跳出本站到视频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