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影: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为了野猪不吃玉米,猫盟前员工居然被电击?

发表时间:2023-10-12 23:21:07

9月,从张掖开回北京的路上,沿途都是沙漠荒漠黄土高原,单调且无聊。到了第二天中午,突然觉得两边的山景不一样了,“这感觉怎么有点像太行山了?”于是就在我看见指向山西省的路牌的下一秒,毫无征兆的,我想起了大锤。去年也是这会儿,因为车子满员我只得像个逃兵一样提前从张掖飞回家。那个时候大锤准备要离职,她的最后一次野外工作的最后一项任务,就是要在开回北京的路上坐在副驾驶全程保持清醒陪着司机,如果司机犯困,就讲点鬼故事提神。事后,司机心悦和秦博士都给予了大锤很高的评价:“她在副驾驶睡得挺香的。”500我一直很喜欢大锤的文笔,她的文字总能把我看乐,比如这一段。我怀疑她是不是预言家体质,猫盟今年的的确确在村里租地了,万幸大猫只是高血压,还没发展成脑血栓。打知道豹乡田种了玉米的那一天起,我就心心念念野猪什么时候能来拱玉米,从6月一直念到8月,野猪也没来。好像今年整个小南沟的山猪都没怎么下山,倒是好几只狍子天天晚上在我们的苜蓿地里吃得不亦乐乎。进山西我就想起了大锤,也许是因为8月走访社区的那天,我听很多猫盟人回来说,村里老乡提起了“那个过去总来找他们聊天的小姑娘”。大锤推广过的声光野猪防护器(其实就是喇叭)至今仍是社区走访中受村民欢迎的礼物No.1,经常是烟、酒、毛巾还没送出去一半呢,喇叭已经被抢空了。和顺县的野猪8月的那次社区走访,是内训当中的一个环节,大家以小组的形式,分散到和顺县的各个村落去做社区工作,我、大猫、汉娜和老魏分到了和顺县的北部。一路上偶遇了一些正在放牛的村民,得知这里今年也发生过豹吃牛事件,不过比起豹子,更让村民叫苦不迭的是野猪破坏庄稼。进村之后,我们直奔村委会,刚一进门正赶上他们村主任在给公安部门打电话说野猪致害的事情,得到对面的回复是:野猪已经不是保护动物了,现在打野猪是不犯法的。表明来意之后,大家便坐在一起聊豹子,聊野猪。问下来发现这个村就压根不知道有“豹吃牛保险”(豹吃牛如今由中煤保险赔付了,想了解这项保险在实践中出现的新问题,你还可以读这篇文章《山西豹吃牛能走保险了,没我们事儿了?》)这么一件事。村主任介绍说村里大概总共有300多头牛,今年暂时没听说有被小牛被吃的,倒是有大牛被咬伤的。他们也不知道野猪拱地也能得到保险赔付。介绍完野生动物致害理赔之后,我们说想去地里看看,主任立马开上车就带着我们过去了。这片玉米田就在山下的平地上,山上的林子保存得还不错,一弯清澈的溪流从山林里一路流淌到路边,有林子有水还有玉米,等于栖身处、水源和食物都具备,野猪会来一点都不奇怪。 500从外面看,玉米地似乎没有受到损伤 ©青峰从外面看玉米田好好的,一人多高的玉米翠绿翠绿的,整整齐齐地扎在田里,完全看不出有被拱过的痕迹。主任带着我们沿着田边走,果然没几步就看见了野猪脚印,随后他在玉米丛中一个不起眼的缺口处钻了进去,我们也紧紧跟着在玉米秆子组成的迷宫里钻来钻去,没多久,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500野猪拱倒的玉米 ©青峰一大片玉米全被推倒了,地上四处散落着啃了一半的玉米,空气中萦绕着无数的飞蝇,估计是某种果蝇,来享用这野猪剩下的玉米盛宴。到处都是野猪的脚印,有的甚至和我拳头差不多大。主任指着一处土坑说,这是野猪睡觉的地方,山猪聪明得很,它们都是钻进田里从中间开始吃,一晚上都藏在玉米田里,吃饱了就就地刨坑睡上一会儿,有吃有喝还安全,惬意得很。从玉米田里钻出来的时候,大猫在田埂上发现了豹猫的粪便,我也在留心观察山上的情况,老实说这片林子不错,是豹子会来的那种林子。刚进村委会时的那通电话令我十分担忧,真要有人为了自家的庄稼在田边放点夹子甚至拉个电网,那受伤的恐怕不仅仅是野猪了(关于捕兽夹和电网这些盗猎工具的危害,你还可以读《那天,我哭得像个傻子,他们却让我@所有人……》)。很多人搞不清楚的是,野猪被移出三有和可以随便打野猪之间是没有必然联系的(野猪被“三有”名录除名,意味着什么?你可以读《野猪被三有名录除名,是因为它们泛滥了?》来了解)。拿和顺县来说,这里就是全县禁猎的,在和顺的山里即使打一只兔子都是违法的。回到村委之后大猫提议,不如我们在这里搞一个电子围栏防野猪的试点吧。500村民自费购买的电围栏 ©大锤电子围栏是大锤当年探索防野猪的终极方法。电围栏不会杀死野猪,也不会弄伤野猪,不过电一下应该挺疼的,大锤就被嗷嗷嗷地电过,据她说很提神。但是它有个隐患,因为原理相通,很容易改装成高压电网。而且一个村的地都是挨着的,一户装了电围栏就意味着野猪只能去其他没装围栏的地里祸害,这原理类似内卷。但是电围栏比起喇叭成本还是稍高的,猫盟也没那么多钱给整个村赠送,所以后来一直没敢大范围推广。如今跟村里直接签订协议,猫盟筹部分钱,由村里再集资筹部分钱,整个村一起统一购买、统一管理,的确是一个可以尝试的方向。变多的豹子与未来的路回程路上,我们又在路边偶遇了一对放牛的父子,他们说他们的村子不大,一共也就60多头牛,今年还没听说有被咬死的,以及,今年这儿的豹子变多了。今天我已经不止一次从放牛的村民口中听见这句话了。其实我在做个体识别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因为我突然发现,这一片的豹子我一只都认不出来了……这里的主梁一直通到昔阳县,所以我一度猜测是不是昔阳那边修风机或者造地导致那边的豹子集体过来避难了,但后来细细追溯发现还真不是。这一片原先的豹王是HS2010M,但是今年年初它离奇失踪了。很快两只势均力敌的公豹就瓜分了它的地盘,HS2221M最早是在横岭镇北面被拍到的,那会它应该是刚刚独立,都还没有完全性成熟,以至于被当成了母豹子。另一只公豹的编号是HS2308M,但是后来追溯到,它第一次被拍摄到是2022年4月在马坊乡附近。那会儿拍到的是一对亚成体兄妹俩,估计是被妈妈(也不知道妈妈是哪个)带过来扔在这儿了。于是哥哥往东、妹妹往西,各自找地盘去了,哥哥算是运气好,正好赶上这里上一任豹王失踪,前一阵子因为在相机前捕食狍子登上央媒的也是它。乐毅村也往这里输送了两个新面孔:HS1902F的二女儿就安家在这里;还有HS2205F——它是目前有记录的最能跑的母豹子,东奔西跑了至少66公里,相当于从首都机场跑到大兴机场,最终也落户在这一片。如今山里放牛人的反馈的情况和我们的观察监测情况一致,也让我们意识到这里人兽冲突可能会增多,以及社区工作的紧迫性。放牛的这对父子家的玉米也遭了野猪祸害,受损情况和上一个前面的村子差不多严重。我们说了现有的赔偿标准,玉米被毁是按照生长期180元/亩,成熟期360元/亩进行理赔的。他们听了之后愁眉不展,他们家的地是租的,租地成本是300元/亩,再加上农机、种子和化肥,一亩地的成本要将近700元,360元真的不算很理想的赔偿金额。但总好过一分钱不赔。其实经过走访,我们发现绝大多数村民都不知道野猪致害能获得理赔的,因为从古到今就没有理赔这么一说呀,而且周边县也都没有这种保险项目。那为什么单单和顺有这项补偿呢?因为和顺“华北豹第一县”的名声在外,山西省在试点野生动物致害补偿的时候,才会将和顺列入八个试点县之一。保护华北豹也能保护到自己的一部分财产,这是一个当初谁也不会料想到,但善因结善果的故事。8月之后,山西团队持续跟进着这次社区走访的后续工作。我们搞清楚了野猪致害的理赔流程:首先不要清理被毁玉米地,方便保险公司前去核查,再把被毁的亩数报给村里的会计,会计统一上报保险公司,后者再到现场,秋收之后由会计和保险公司统一核算。之后也有零星的豹吃牛事件发生,尽管现在保险公司的理赔态度积极多了,但我们发现依然有很多村民自己搞不定野生动物致害的理赔流程,因此我们正在和中煤保险一起探讨新的合作方式,希望未来能更好地帮助到村民。试点新庄村的电子围栏野猪防治试点协议也已经签订完毕了,很快就会实施安装了。我把这些也都告诉大锤了,她听说之后很开心:“当初离开的时候就觉得这件事没能做完,一直耿耿于怀的,现在有人接力了呀,我可以放心了~” 2023年,世界会发生什么?观察者网编辑部设置“2023年15大预测”,每一项预测下都选取了我们专栏作者的观点作为参考,并邀请读者朋友们参与投票。到今年年末,我们会再来盘点......

在线观看下面链接直接跳出本站到视频网站观看